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鸿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时间:2019-07-08 20:55 作者:admin

鸿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温和的法律能使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具有人性,政府的精神会在公民中间得到尊重。

——杰里米·边沁  鸿茅药酒因动用跨省追捕大杀器,一石激起千层浪,被推上风口浪尖,成过街老鼠众矢之的,全国人民几乎一边倒对其口诛笔伐拳打脚踢,甚至几家官喉亦旗帜鲜明加入鏖战序列,吹响集结号,同仇敌忾,众志成城,共襄盛举;这两天愈演愈烈,继续发酵、蔓延至医学圈、学界、媒体、公众……群情鼎沸汹涌澎湃,“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  互联网主宰的天下,自媒体风靡的时代,使得人人都有麦克风,但舆论场绝不是法外之地,任何自由都是法则框架下的自由,思想自由从来不等于表达自由。

有人到处打着伏尔泰关于言论自由的幌子以为手持尚方宝剑,便开足马力口无遮拦信口开河起来,整日不知天高地厚上蹿下跳于网站、朋友圈、微信群等,恣睢无忌为所欲为,自命不凡的儇薄,趾高气扬的猥琐,将无知、下限、三俗诠释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在现代世界的愚蠢是自信满满,而聪明的人总是充满疑问(罗素语)。   民间勾兑酒  世上没有为恶而作恶的人。 有的都是企图从恶中取得利益、快乐、名誉而为之的(培根语)。

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广东医生谭秦东,以《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为题发文,典型的标题党震惊体手段,目的就是博眼球、赚人气,可能背后还有流量算计。

素日吃瓜群众对招摇撞骗的保健品这劳什子早已不胜其烦,积怨颇深,苦无雷管引爆,遂将怒气冲冲库存在胸,今日终于搭上公共事件便车,趟混水开仓甩卖出口恶气,故他们此次空前抱团一辞同轨挞伐“红毛鬼”,乃夹杂私货,公报私仇,借声援之名行泄愤之实。 鲁迅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大陆人除了具备马克思口中“农民式狡猾”所有特征外,我朝特产酱缸文化铸造出来的劣根性“当惊世界殊”。

  大V、公知、意见领袖们闻风而动粉墨登场,貌似奔赴正义、良知主题,然他们一边义愤填膺嚼穿龈血痛斥红毛;一边对谭的“毒药论”要么选择性失明要么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为“情绪化”。

失忆20年前常德一篇“八瓶三株喝死一位老汉”新闻报道引发的后果——曾立马让三株参天大树訇然坍塌从此一蹶不振。

二者比较,大公无私安在?站在道德制高点拉偏架在政治正确护犊子时成了灯下黑,肆无忌惮纵欲舆情,集体暴力狂欢派对,毫无理性建设意义可言,抢的是“流量为王”而不是“内容为王”,正义化身们图穷匕见的是吸睛、圈粉、收割流量。

“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自酿自斟酒  鸿茅药酒一直以来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与监管部门躲猫猫打游击,刻意隐瞒自己“非处方用药”身份,不断在药和酒之间来回切换,以非药非酒面目示人,唾沫四溅大谈特谈保健功效,一会儿声称是包治百病(肝癌例外)的灵丹妙药;一会儿又鼓吹为延年益寿之大补丸,一簧两舌信口雌黄,玩大伙于股掌之中,这也是一干革命群众自发地齐动手拍砖源头。 林肯说过,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红毛之所以能长期蹦迪于荧屏是因为它到处钻药品广告空子,《广告法》《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于它则是“牛栏关猫”鞭长莫及奈何不得,致使2630次违法记录屹立不倒,25省市通报违法安如磐石,古之未有,今之罕见!  红毛酒中附子、何首乌等成分,本身就是致癌杀手;近期又被人扒拉出豹骨为珍稀动物制品,可谓劣迹斑斑臭名昭著,以坏名恶名丑名弥漫赤县神州。 被人指出头上明晃晃的癞痢,犹踩了它玉脚上鸡眼,暴跳如雷大吼大叫,恼羞成怒后旋即绑人见官,好恶无节于内,知诱于外,不能反躬,天理灭矣。

  官窑出炉酒  蒋门神吃了武二郎拳头,径直拿银子雇佣张都监收拾武松,身为都监的张蒙方本系使奴唤婢官员,在金钱嗾使下,变卖公权力,典当自由身,堕落为奴,甘为爪牙,供人驱使,蜕变成蒋忠这个腌臜泼才的能干帮凶出色打手;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麦卡锡发动“美国文革”,张口莫须有即故入人罪,深文周纳搞得举国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雷Y案引得举朝侧目,期间连令老虎落马都丝毫没有转移关注焦点,就是当下我朝中产集体焦虑使然,这次他们毅然决然入伍声讨大军,既非出于“永远站在鸡蛋一边”悲天悯人发力又非“平庸的恶”良心不安催促,而是代入感同理心触及到灵魂深处——自身缺乏安全感,如果再装睡置身事外沉默大多数逆来顺受委曲求全,你就是下一个雷Y!“诸君有意除钩党,甲乙推求恐到君”。

  舆论反弹爆表怼的是“滥用警权”“警察家丁化”不解决提出的问题,专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让人们屈服权力的淫威……一个依法治国挂在嘴边当流行歌曲唱的社会,竟荒唐到原情定过赦事诛意,21世纪的今天,手握权柄者还迷恋2000多年前董仲舒引经决狱原心定罪,着实令人不寒而栗胆颤心惊!  “冷眼向洋看世界”富强的国家文明的社会上进的民族,清一色广义上所有法律人只有一个上司,那就是法律;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法律;只有一个国王,那就是法律。

  “焚林而畋,偷取多兽,后必无兽;以诈遇民,偷取一时,后必无复。

”粗暴简单的跨省追捕非但于事无补,而且治丝益棼。 刑法践踏谦抑原则仅会踊贵屦贱,而与法治精神背道而驰与人类文明形同陌路与和谐社会方枘圆凿。

惟有程序正义才能保证实体正义;才能还法律本来面目与尊严;才能使法律人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法律的棒槌才会掷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