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恨不解相思意》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段煜卿苏云华)

时间:2019-05-14 21:36 作者:admin

《恨不解相思意》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段煜卿苏云华)主角是段煜卿苏云华的小说是《恨不解相思意》,是作者南嘻嘻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苏云华扶着乏了的太后回房间休息,她不由得感叹皇室也太奢侈。 怪不得段煜卿那个变态得民众爱戴,能与民同苦的才能得民心。

“王公公,叫翠香来给我沏杯茶,其他人弄得我都喝不惯。

”太后转头对低着头的王公公说,声音...推荐指数:《恨不解相思意》第十六章陪同游园免费试读苏云华扶着乏了的太后回房间休息,她不由得感叹皇室也太奢侈。 怪不得段煜卿那个变态得民众爱戴,能与民同苦的才能得民心。

“王公公,叫翠香来给我沏杯茶,其他人弄得我都喝不惯。

”太后转头对低着头的王公公说,声音里是无限的感慨。 王公公,麻花腿一路小跑过来,苏云华怎么看怎么像驴和马的结晶。 “太后娘娘,你忘了,翠香上个月就满25了,你把她放出皇宫,许配给人家了。 ”太后恍然大悟的扶了扶额头,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王公公。

“哀家到底是老了,记性是越来越不好了。 要不八王妃去帮我沏茶,你聪明伶俐倒是比翠香还强上几分。 ”苏云华在心里骂了太后祖宗十八代,这个老女人显然就是想耍她。 一会不管沏的茶味道如何总会有刺可挑。

她的脸上顿时绽放出笑意,像是来自远山的雪莲瞬间绽开的娇美。 眼角眉梢深处却藏着一分狡黠。

“儿媳手拙,因为嫁过来一直没有机会侍候夫君,所以对于奉茶,泡茶的手艺,也都有些生疏。

”要她侍候段煜卿,段煜卿跪下来喊她“姑奶奶”,她都不会考虑一下。

太后怔了一下,随即恢复怜悯的神态,用手帕擦擦眼角不存在的泪。

轻声道:“也是委屈你了,没想到老八战死沙场。 也罢,不提伤心事。 ”“谢太厚体谅,王爷地下有知,也会找机会感谢太后您的。 ”苏云华的眼波流转,看着太后手中的荷叶帕子猛一握紧,嘴角挂着讥讽的笑意。 “王公公,把翠香的屋子收拾收拾,给八王妃住。 好生伺候,哀家也乏了,你扶我休息。

”她早就听说附身的事情,看着苏云华就像看见森森白骨的可怕。

看着快速离开的背影,苏云华无所谓的耸耸肩。 她应该去享受一下皇宫里的床,有多舒服。

段煜卿晚上回来,看到苏云华已经躺在床上了,半个露出来,整个人缩在那床桃红色织锦被子里。 这女人是太累了?还是想通了,爱上自己了?“本王的爱妃,今天怎么这么乖啊。 是想通了,还是太想要孩子,准备跟我生一个?”段煜卿的语调满满的调戏,他看到被子里的人如筛糠一般的抖动。 脸色渐渐沉重。 他快速捏起被子,一把扔在地上,一个侍女的双手被吓得手背上已经布满了青紫色的痕迹。 王爷不是死了吗?她眼一翻,看到段煜卿直接晕了过去!“沈瑄歌!”段煜卿拿起床头的碗狠狠的摔在地上。

这个女人前几次的教训是没受够吗?虽说是生气,但段煜卿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宠溺的笑。 苏云华躺在床上,闭上眼数着星星。 忽然脑海里出现了段煜卿的深情如水双眸,她立刻睁开眼,简直是有毒!不过也不知道她送的礼物,段煜卿喜不喜欢?她眉眼处漾出了笑意,比谁会捉弄,苏云华怕过谁!次日清晨,苏云华模糊的意识是被一阵敲门声渐渐抽离清晰的。

她因为特种兵的缘故,生活一直很有规律,和段煜卿在一起的时候除外。 “八王妃,该起床陪太后用膳了。

”苏云华的被子被人掀起扔到一旁,粗哑的声音绕梁不绝。 朦胧的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肥硕的影子。 等到她皱着秀丽的眉毛,睁大双眼,被眼前的彪型大妞吓了一跳,她猛然往后退,睡意全消。 皇宫里还有这么极品的货色?那脸上那颗**的痣上还有几根长毛,死鱼眼珠子,太后为了折磨她还真是用尽方法。

“哪里来的恶鬼?长成这副样子?万一吓坏了太后怎么办?”苏云华半含着双眸,假装在梦游,满脸的决绝和义正言辞。 她一把扯住那个女人的流云鬓,啪啪就给了两个耳光,打的脸上的肥肉跟着震颤。

打完后,直接躺在床上,继续睡。 是不是发出轻酣声。 所有的侍女全都看呆了,门口王公公扶着的太后眼中放出了幽暗的毒光。

这个女人,不能留!苏云华要演戏就演全套,再次醒来时,王公公那个娘娘腔,直接拿着拂尘来传召,让她穿好衣服,陪太后游园。 苏云华无奈的穿了件鹅黄色的织锦流云裙子,头上带了翠柳点珠的簪子,将那只玉簪别在了腰间。

“参见太后,儿媳不适应床,起晚了。

”太后随便一摆手,脸上的皱纹瞬间堆砌,映出脸庞违和的笑。

“不要太过拘泥,陪我四处走走吧。

”苏云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理了理腰带,挽起太后的胳膊。

“你看啊,那个是医药司中的各种药材,有何首乌,当归,半夏……一到夏天这些药材开的花倒是比御花园里的牡丹还漂亮呢。

”苏云华顺着那根手指望去,定格在那一大片半夏上,明黄的花瓣散发出优雅单纯的气息,可是用不好也是毒药。

“太后,要上桥了,注意点脚下。 ”苏云华回过神,声音细腻非常,眉眼都是顺从,只是眸子中平静非常。 “八王妃,你看那湖里的那朵荷花没,哀家早早的就准备开的时候找人摘下来。 听说八王妃会点武功,要不就帮一下哀家,也当是孝顺了。

”太后的嘴角噙着笑,眼里迸发出恶毒的光芒。

宰相家的女儿,能有多高强的武功?就算有也不过三脚猫。

苏云华走近一看,那个距离,她完全可以拿到。

想淹死她苏云华?简直妄想。

“能帮太后娘娘拿,是我的荣幸。 ”苏云华的整张脸笑的马上要抽筋,又丑又僵硬。 苏云华撩起宽大的长袖,脚步快而且非常稳,准备拿到那朵莲。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一声惊呼让她停下了脚步,尖利绝望的女声,即使这种情况下仍有柔媚的感觉。

这又是谁?在皇宫还真的不如待在八王爷府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