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都市爽文】靳少强宠小逃妻阮小沫靳烈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时间:2019-07-09 17:02 作者:admin

【都市爽文】靳少强宠小逃妻阮小沫靳烈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精彩章节试读:这男人这么凶神恶煞做什么?他不是喜欢女人顺从他讨好他吗?干嘛丢下正在勾引他讨好他的园艺师过来?!女园艺师也反应过来了,连忙小跑着过来。 阮小沫面对着要吃人的靳烈风,也面对着跑动的女园艺师,她那起伏波动的柔软,毫无疑问是诱惑男人的最佳新利器。 可惜靳烈风背对着她没看到。

阮小沫默默地为她可惜了一把。

不过,靳烈风昨晚才和那么多女明星那个了,今天大概没什么精力再想这种事了吧。

女园艺师不死心地跑过来的一瞬间,就刻意把身体挡在了阮小沫身前,也挡住了靳烈风的视线。 “对啊,靳少爷,她今天的工作是除草和修剪,除草这种事没什么技术可言,我看少爷可以不必要关注这种小——”“滚开。

”靳烈风落在她脸上的眼神森冷无比,就像看什么碍眼的障碍物一样。 女园艺师脸僵了僵,被他身上的气场吓得不敢出声,甚至一时脚都挪不开了。 “啊!”她尖叫一声,被不耐烦的男人大手一挥,直接摔倒在草坪上,摔了个脸朝下。 还好剪子落在了一旁,不然她可能就要毁容了。 靳烈风完全没有搭理这个他根本连一点印象都没有的女人,直接走到阮小沫面前,冷声道:“你刚才是故意在躲我?”阮小沫怔愣了下,没想到会被他看出来了。 也许是因为男人周身的低气压太过强烈,让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想了想,阮小沫只好说:“我只是想赶紧把今天的事情做完。 ”“只是这样?”靳烈风的声音里裹挟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阮小沫忍住想要承认自己就是不想看到他,就是想躲着他的冲动,点了点头:“是。

”靳烈风神色阴鸷地注视着她。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刚才是什么意思?她就是恨不得把自己丢给那个喋喋不休的呱噪女人,好躲到一边去!这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是她太沉得住气,能够继续伪装成对他不感兴趣的样子,还是她真的对自己……靳烈风面色一凛,心情忽地更加烦躁。

阮小沫回答完之后,就静静等着靳烈风的反应,可迟迟没有等到。 她疑惑地抬起头,却发现那男人面色厌恶地瞥了她一眼之后,直接转身就走了。

这个男人……叫住她就只是为了问这个?阮小沫有点无语,她本来还以为他又要怎么为难她来着。

视线收回的时候,恰好看到朱莉还站在刚才的地方,没走,看向她的严厉眼神里,似乎和往常有点什么不同。

但朱莉和她家少爷一模一样,很快就不屑的移开视线离开了。 女园艺师终于从地上爬起来,注意到附近几个男佣路过时,目光都落在她胸口,连忙也把系带也系紧了。

“拿着!给我好好剪!”她没好气地把剪刀重新塞回阮小沫的手里,丝毫没有发现阮小沫的手心,因为她刚才夺走剪子,被划出了一道伤口。

阮小沫咬了下唇,忍住倒抽一口凉气的冲动,没说什么地回到刚才没有修剪完的地方。 K?W最顶层的总裁室里,完全被笼罩在一股恐怖的氛围之中。 助理齐峰敲过门,刚打开门,就闪身躲过了一份被当垃圾扔出来的文件。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等待着总裁骂完这名公司高层再进去。 对外界而言,靳烈风的脾气是出了名的,作风强势、手腕毒辣,是谁也惹不得的商界帝王。 以靳家的家世背景,他从小到大,也确实没必要需要顾忌什么。

只是,今天从草坪回到车上之后,少爷的情绪就好像比平时暴躁了许多。 齐峰默默地回想着站在车旁,看到的草坪上的一幕,似乎找到了一点原因。

“全部重做!!!”“好、好的总裁!我马上去做!”随着最后一份文件砸出来,公司高层满头大汗地也从捡完了所有文件,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

齐峰推门进去,恰好看到自家少爷从宽大的办公桌前起身,松开束缚的领带。

那张俊美非凡的面庞上,神色烦躁不已。 靳烈风的心情何止不好,简直可以说是极其糟糕了!昨晚他以为自己只是太厌恶和挑剔女人,以致于才会被阮小沫那女人轻易撩起反应,谁知道让人带来的那些身材脸蛋都一等一的女明星,却没一个能撩起他的兴趣!而且……今早,他居然发现那个女人好像是在躲着他!不!也许只是在装模作样而已。 毕竟花大力气买通帝宫的仆佣,为她冒着生命危险设计自己,这样的手段……一般女人哪能做到!花了这么大力气,却没有捞到自己想要的,那个女人当然不会甘心。

但以为这样,就能对他有用,未免太天真了!“少爷,那晚在少爷房间里放药的佣人找到了。

”齐峰恭敬地道。 “带回去!”靳烈风毫不犹豫地道。

不管用什么手段,还没有在他手底下问不出来的东西!何况,现在人证找到了,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能怎么抵赖!修剪维护草坪的工作很累。

本来帝宫的草地面积就大,即使阮小沫没有一刻的休息,也不可能修剪完所有的草地。

等晚上回到房间里,摊开手掌,她掌心的水泡已经被磨得血肉模糊,被剪子划伤的伤口,看上去也有些惨不忍睹。 阮小沫找了干净的水稍微冲了下,在房间里找了干净的纱布包起来,免得感染了。

这种伤,要说严重也算不上严重,但说是小伤,却也真的疼。

包扎好伤口,阮小沫坐在床沿,视线落到房间里挂墙的日历上,脸色忽然一变。 母亲的生日快没几天了!往年,总是她买了生日蛋糕去医院陪母亲过的。

如今她还被困在帝宫,又被靳烈风威胁拘禁,她怎么可能赶得上?要是她没能及时出现,母亲肯定会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到时候绝对会联系阮家询问的!小说《靳少强宠小逃妻》第11章被划了伤口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