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农女福妃,别太甜1148,第一一四八章 等人哄的小奶狗(17)

时间:2019-06-10 15:21 作者:admin

农女福妃,别太甜1148,第一一四八章 等人哄的小奶狗(17)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柳芽隐秘的涌上窃喜。 一个人抿了嘴角偷偷乐。 之前那些难过,像是过眼云烟,在这一刻全部被她抛在了脑后。

她只知道,现在她好高兴。 沉默寡言的魏叔叔,刚才说了好多话,那些话,全是为了安慰她。 不由自主的,柳芽想到了她第一次见魏叔叔的时候。 那时候她在灶房里烧热水,他来取水。

骤然见到个陌生男子出现在灶房,她吓得大叫一声躲到了柴火堆后面,只觉这个冷着脸的男人好可怕。 越怕,越往里挤,最后被头顶滑落的木柴砸晕了过去。

那个时候,自己好傻啊。

她怎么会觉得他可怕呢?噗嗤!柳芽被自己的傻样儿傻的笑出了声,搂着男子的手臂又紧了些,小脑袋还在他胳膊上依赖的蹭了蹭。

像依恋主人的小狗。

魏紫没有推开她,单手支颌,视线看向窗外,嘴角,似勾了若有似无的笑意。

车厢里依旧沉寂,却没了压抑的闷。

有什么东西在轻轻缓缓流淌,“魏大人,再有半个时辰就能到农庄了。

”外头,车夫的话传进来,打破了里面静谧氛围。

柳芽的手蓦地收紧,一个动作,透露出她的不舍。 魏紫像是没感觉到般,轻轻应了车夫一声,“嗯。

”柳芽心里很乱,乱的她手足无措。 明明现在他们还在一起,甚至她还贴在他手臂上,可是她却已经提前感受到分别的难过。 “魏叔叔,你说会在农庄住一晚的。 ”她看着他,急切的确认。

“嗯。

”这个回答让她放心了些,紧绷的肩头放平下来,但是话匣子却开始管不住了,“魏叔叔,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吗?”“能。

”“那要等多久?”“不知。

”“怎么能不知呢,你只要来农庄我们就能见面了,你什么时候会来?”柳芽觉得他的回答敷衍了,立即不满意,飞快撑起小身板,小脸严肃的瞪着男子,非要他给出个确切时间来不可。

这样她才能扳着手指数日子,至少有个盼头,而不是遥遥无期。 对上女子罕有的执拗眼神,魏紫眸心微暗,“为什么非见我不可?”“……”柳芽一怔,茫然,这个问题她竟然答不上来。 为什么非要见魏叔叔不可?是啊,为什么?他们之间非亲非故,而且各有各的职责,他是王爷身边的贴身护卫,而她是农庄里一个小小的家生奴,他们之间产生交集那也是因为王爷王妃。

她为什么非见他不可?“不能见吗?”她茫然的,无措的问。 “万事有因,你得先告诉我原因,我才能告诉你答案。

”这是他对她说过的话中,最莫测高深的一句。 “我喜欢你啊。

”柳芽不明白,她喜欢他,想见他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就像她喜欢王妃,喜欢千漪,见到她们的时候,她心里都会很高兴。 见到魏叔叔,她是最高兴的。

魏紫没有错过女子眼底不散的茫然。

喜欢吗。

可惜她不知道,喜欢,分很多种。

魏紫勾了下唇角,抬手揉揉柳小狗脑袋,沉默的看向窗外。

这样一张白纸,不该由他来渲染上浓墨重彩,他们不合适。

他是个老家伙了,而柳芽儿,人如其名,她是柳树上刚刚冒尖的绿芽,正值花样年华。

柳芽等了很久,都没能等来男子回答,让她一阵气苦。

在气苦中,马车停在了农庄门外。 农忙时间已过,庄子里外显得有些冷清,放眼望去,庄子周围到处是草木枯黄,透出秋末的萧条。

这些景象对柳芽来说是分外熟悉的,站在熟悉环境里,却也没能消减她心里的气闷。 撅着小嘴,暗戳戳瞪了站在前头的男子一眼,柳芽踩着重重的脚步,力求表现出她生气了的样子,抢先上前拍门。 很有些气势,“爷爷,爷爷,我回来了,我是柳芽。

”大门几乎是立即应声而开,现出柳树伯喜不自胜的老脸,“真是柳芽儿回来了,快,快进来!”招呼了柳芽,柳树伯才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男子,忙欠身,“魏大人也来了,快,里面请!”朝柳树伯点点头,魏紫跨进门,前面女子听到他的脚步声,走得更快了,步子踩得又急又重。 视线从从女子脚上扫过,魏紫以拳抵唇压下唇角笑意。 女子那么生气,走得那么急,步子迈得却比平日里小了近半,小碎步的小碎步,怎么都超不出他两个身距离。

像只故作生气等人哄的小奶狗。 他走得不疾不徐,前面女子左等右等,速度已经放慢又放慢,始终等不到人追上来。 柳芽目露凶光,气死她了。 走在最后的柳树伯完全没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孙女回来了,老人家高兴,远远的就开始吆喝开,“柳根,柳枝,柳条,柳叶,快出来,柳芽儿回来了!”一声吆喝,拉开了庄子热闹的前奏。

一家子齐齐整整坐在大厅,听柳芽说他们离开那几个月时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去了西北,又去西凉,然后从西凉赶回京城混淆探子视线,一路上颇是惊心动魄。 得知苗疆早就没了的时候,柳树伯一家子是唏嘘的,心里不无失望,只不过那种失望很快便消散了。 能找着祖先部族当然好,找不到也不会让他们生出什么绝望。 祖上流落到南陵,成为家生奴,到他们这一辈,早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也早就认为自己就是南陵人。 没什么可绝望的。

吃过晚饭天色已经降下来,魏紫跟车夫在农庄住一晚再行启程回京。

答应柳芽的事,没有食言。 只是女子却没了初时的高兴,一顿饭功夫,暗戳戳瞪了魏紫好多眼。 魏紫像是没看见似的,全无反应,反噬柳树伯一家子反应大了去了。

他们家柳芽的性子,有谁比他们更清楚?那是个说话都不敢看人的,见了生人立即称王爹娘身后藏的,现在竟然敢瞪魏大人!这几个月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