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邂逅的浪漫-心情故事-情感文章-幽默笑话

时间:2019-07-10 19:44 作者:admin

邂逅的浪漫-心情故事-情感文章-幽默笑话

文章内容邂逅的浪漫修改时间:[2018/04/1911:07]阅读次数:[92]发表者:[起缘]  不少朋友问过我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我的回答简单明了:火车牵线,老天做媒。

  真是这样的。 既不扩大也不缩小。

  说起这事就不得不提起那次特殊的旅行。   一九七四年的初冬,渭北高原已是寒气逼人。 休探亲假的我急匆匆地赶到铜川火车站。

那个年代在火车站广场竖个牌子标明去往何处,就是候车的地方。 站前已经挤满了排队候车的旅客。

我的前面站的是几位二十多岁的姑娘,听说话的口音就是北京的。 大家都在寒风中耐心的等待放行。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

透过几束昏暗的灯光可以看见广场上人来人往。

卖烧鸡那儿灯光最亮,也是最热闹的地方。 这时检票员高声呼喊“排好队,进站了!”队伍开始骚动起来了。 扛行李的,抱小孩的,大家挤着、拥着奔向站台。   从铜川到西安是一趟绿皮慢车。 乘客既有沿路上班的工人也有周边进城的农民。

加上探亲客流,哪趟都是满满的。   我蹬上八号车厢,从车门处向车厢里张望,坐着的、站着的旅客已经把车厢塞得满满的。 唯有靠近厕所的过道那还有一点空隙,我便挤了过去。

  一声长鸣火车缓缓地启动了。 没有落脚的旅客在列车有节奏的摇晃下,艰难的前行。

这时我的脚被踩了一下。 抬头一看,正是排队时站在我前面的一位姑娘。

她不好意思的向我表示歉意。

我说“没关系”。 在那种场合踩一下碰一下,谁都不会在意的。 她继续往车厢里挪动。   从铜川回北京要在西安换乘开往北京的直快列车。

相比之下西安车站的秩序好多了。 直达车是凭票入座的,也就不担心座位的问题。 等大多数人已经上车后我才上车。 当来到自己的座位时再次和她相遇了。   排队候车一前一后;  上车后,无意中又“踩了脚”;  换乘后再次相遇。   这种缘分让原本素不相识的两个人自然就熟悉起来。   干净明亮的车厢秩序井然。 悠扬的音乐伴随大家一路前行。

有的旅客累了闭目养神;有的沏上一杯茶慢慢地品味;还有的吃着、说着、笑着。   我们两个相对而坐,随意聊着一些无关的话题。

聊天中了解到她在黄龙县插队,因为家庭出身好,在农村插队一年多就被招工走了。 出于礼貌我是不能问人家“在那个单位工作”,更不能问“叫什么名字”。   经过二十几个小时的运行,火车到了北京站。 下车后我们挥手告别各奔东西。   二十一天的探亲假很快就结束了。

因事耽误,我赶到站台时所乘的那节车厢已经关上了车门。 站台值班员便让我从邻近的车厢上车。 刚登上车,发车的铃声就响了。

列车徐徐地驶出了站台。   我一手拉着行李一边顺着车厢查看座位号,走到车厢中部的时候发现坐在靠窗户位子上的人很面熟。 定睛一看正是一起回京时的她。

这时她也看见了我。 那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我叫什么。

在诧异中不约而同的说了句“是你”。

  当时我们俩的位置并不在一起。

说来也巧,坐在她旁边的小姑娘在保定下车,只有一站的行程。

协商后我们交换了座位。

我和她坐在一起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续写着人生的一次特殊旅行。   就是这次邂逅,我们彼此有了些了解。

到单位后我写了一首七律诗记下了这次旅行。

  绿水青山花争艳,  唯有梅花站冰川。   邂逅相遇结友谊,  数谏幽幽舒己见。   ……  从相识到现在我们已经携手走过四十多个春夏秋冬。

  在这四十多年中,  我们俩没有因为家务琐事闹意见;  也没有因为经济问题起争执;  更没有为孩子教育吵吵闹闹。

  可以说一辈子相安无事。   如果非要探究其中的原委,应该说妻子是个豁达、明理的人。

  人生最浪漫的事莫过于相陪,相伴一直到老。

  在相陪相伴的几十年里,总有一些事情终生难忘。   八十年代初,因为阑尾炎我住院手术。 从手术室出来不久,伤口就出现异常。

经检查发现伤口没缝合好,感染了。

手术的失败,不得不“二进宫”。

  倒霉的事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连着一个接踵而来。

二次手术不仅没有解决好前面的问题,反而因主刀大夫的再次失误,小病成了大病,阑尾炎变成了“肠瘘”。

因为感染39°以上的高烧持续半个多月不退。

  看着日益加重的病情,妻子想尽办法联系医院,联系救护车。 并顺利的将我转入医疗水平更好的医院。 在医院全力救治下,病情有了好转,转危为安。

在医院日守夜陪将近半年终于可以出院了。   尽管身体的主要指标达到出院标准,但“肠瘘”渗出的问题当时西医尚无好的解决办法。 从厂医院的大夫那里,得到一条“河北无极县医院用中医方法治疗肠瘘的信息”。

她几经努力终于联系到那家医院,并得到他们的帮助。 有了中药治疗配方。 买药、碾药,就成为她那段时间的主要事情。

一干就是几个月。

她的真诚感动了上苍,用中医内服方法制服了“肠瘘”。   病愈后的我负责电大教学工作。

妻子爱学习,但机会总是和她擦肩而过。 为了实现她的愿望,按程序为她办理了电大自学手续。 因此,她就成了我的学生。

三年的大专学习,她很珍惜,也很努力。 在五十名学生中各门课的成绩始终保持在前两名。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九八八年,她终于拿到了渴望已久的大专毕业证。 她是我教育生涯中,最近和最特殊的学生,也是我的骄傲。   一次邂逅,成全了我们的婚姻;  一生的结伴,培育了一个和谐的家庭。

  四十多年过去了,如果说今后有什么愿望?我想那就是带着一颗不老的心,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