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 晋献文子成室 - 祝贺

时间:2019-07-09 14:10 作者:admin

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 晋献文子成室 - 祝贺

  《永州韦使君新堂记》记述了韦使君修建新堂的过程和前后的深刻变化,赞颂了他居高望远,顺应民情,铲除残暴,废除贪污,保护贤良和富民的政策。

这些过誉之词实则表现了柳宗元对如何作好一方官员的看法,寓示了在被贬谪的困苦中他仍然坚持政治改革的主张和理想,表现了他远大的政治抱负。 本文先由反面设喻,导入本题;中段重在写景,末段重在颂人。

写景详明,处处为下文伏笔;颂人汩汩涛涛,层层推进,句句与上文呼应,前后浑为一体。

文章立意新颖,结构严密。

文中穿插赋体(骈散互见),极力铺陈,着力渲染,文如行云流水,辞采清丽,画面鲜明,语言洒脱,音韵优美,确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优秀散文。 金圣叹评论此文:“奇特在起笔,斗地作二反一落,如槎桠怪树,不是常观”。

论议部分还反映了作者进步的政治观点。 更是难能可贵,文如其人,作者本人也正是这样身体力行的。   文章分为三段。 在第一段中,作者间接表述了对永州奇异风光的深刻印象。

生长在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的柳宗元,认为在城郊之中很难出现那种峭壁深谷的奇异景观,如果用人工修造出来,则“疲极人力”。

大概柳氏在长安见过这样的人工胜景,而深知其耗费之巨。

永州的奇景,自然而成,令他感叹,“昔之所难,今于是乎在”。

这个起段,是全篇拓展文意的基础。

段中的几个短句,如:“辇山石,沟涧壑,陵绝险阻,疲极人力”,读来简洁精炼,表现出作者运用文字的工力。   下一段,作者简略描摹出永州州治所在的自然景观:“永州实惟九疑之麓。 其始度土者,环山为城。 有石焉,翳于奥草;有泉焉,伏于土涂。 蛇虺之所蟠,狸鼠之所游。

”  唐朝时的永州,辖地包括了现在湘、桂两省的交界地区,为零陵(约当今湖南零陵、东安)、祁阳(约当今湖南祁阳、祁东)、湘源(约当今广西湘源)三个县。

永州府所在地是零陵,正在九嶷山西北麓。 这一带是丘陵山区,气候温和湿润,唐朝时尚是人烟稀少、荒凉冷僻的未开化地区,草石相杂,水土交融,虫兽盘桓,自然景色十分秀丽。

但当时之人似乎不欣赏过份天然的去处,厌其杂乱无章,草木横生。 柳氏的评价,反映了这种审美观:“茂树恶木,嘉葩毒卉,乱杂而争植,号为秽墟。 ”茂盛的树木中有恶木,绚丽的花草中有毒花,好坏杂居,善恶难分,实在不是一个清新洁净的去处。

在这里,柳宗元的写景包含了更深的含意,暗示了他对朝政的贬斥和人生爱憎之情,是画龙点晴之笔。

新来的刺史韦公对“新堂”之地的价值幸而有鉴赏力,“望其地,且异之。 始命芟其芜,行其涂。 ”从这里开始,新堂才被开发出来。

韦公不仅有认识,更有行动,动员人力进行修葺,按照人的审美观改善环境,使自然景观焕然一新,悦目怡人。 于是“清浊辨质,美恶异位”。

尽管唐朝的改革者均罹不幸,命运多舛,但柳宗元对他的政治抱负始终怀有美好的向往和实现的愿望。 所以,文中此处借“新堂”的“清浊美恶”,憧憬着改革派的政治理想。

治理后的“新堂”,柳氏作了一番描写:  “怪石森然,周于四隅。 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窍穴逶邃,堆阜突怒。 乃作栋宇,以为观游。 凡其物类,无不合形辅势,效伎于堂庑之下。

外之连山高原,林麓之崖,间厕隐显,迩延野绿,远混天碧,咸会于谯门之外。 ”全段的叙写,恰当地运用拟人、比喻的写景手法,先由内及外,再由近及远,把一处风光佳景的新意表达得恰成气象。 文字短促而有力,概括了柳宗元的语言风格。

  以上两段,先是喟叹自然美的鬼斧神工,又对自然美的不合谐产生疑问,由物及世,由物及人,可见下笔之前成竹在胸,先扬而后抑,复而别开洞天,表达了柳宗元写景的真实寓意。   最末一段,柳宗元别出机抒,从韦公身上引出联想,夹叙夹议,抒发他的善政益民的封建吏治思想:“公之因土而得胜,岂不欲因俗以成化?公之择恶而取美,岂不欲除残而佑仁?公之蠲浊而流清,岂不欲废贪而立廉?公之居高以望远,岂不欲家抚而户晓?”  柳宗元在这里所用的反诘句,可知文章虽是写“新堂”,但不全为写“新堂”。

四个反诘句的排比,具有强烈的感情色彩,是全文立意的点晴之笔,它突然而来又待机已久,与前面文字有着密切关联。

柳氏认为韦公治理“新堂”,足以反映韦公的远大志向,所谓“视其细知其大也”,事情虽细微,却反映出一个人的人格操品之大节。

“美、仁、清、廉”都是封建道德的核心思想,柳宗元把“新堂”的景观和韦公的吏治最终联贯到这些思想上来,期望以此为“二千石楷法”。 明确地表现了他的政治抱负和寄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