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伟大盛世之后却是人间地狱,唐朝少被人提及的另一面

时间:2019-07-12 19:42 作者:admin

	伟大盛世之后却是人间地狱,唐朝少被人提及的另一面

安史之乱持续了长达七年。

我们今天从史书上的这一句话,是很难想象那个时代的人们过的有多么凄惨。

安禄山的叛军一路疯狂劫掠,动不动就大肆屠杀,占洛阳抢洛阳,占长安抢长安。

唐军也好不到哪去,唐军打仗要吃要穿,要拉人当兵,百姓同样苦不堪言。

唐军打不过叛军,于是向游牧民族回纥求救。 回纥当然不是白来帮忙的,进入洛阳一样是大肆屠城抢劫。 为了抵挡叛军,朝廷只能调用西线的防守部队,造成西部边境不稳,吐蕃接二连三的入侵,甚至一度攻入长安,长安再次被洗劫一空。

唐代诗人杜甫创作的组诗《三吏三别》集中描写了当时百姓的凄惨生活。 其中有好几首诗描写的是唐军强征百姓入伍的场面。

《新安吏》写的是征调孩童;《新婚别》写的是征调新郎;《垂老别》写的是征调老翁;《石壕吏》写的是征调老妪;《无家别》写的是征调家破人亡的老兵。 连续的战争把唐朝的国力用到了极限,官兵也就把百姓压榨到了极限。

安史之乱过后,整个中国北方受到了严重的破坏,所谓“人烟断绝,千里萧条”,“萧条凄惨,兽游鬼哭”,如烈火烹油一般的开元盛世一下子给打没了。

实际上,说是唐朝剿灭了叛军,这话大有折扣。 在平叛战争中,一些叛军将领见风使舵,投降了朝廷。

但这种投降只是名义上的臣服,军队、地盘都不上交,只是要朝廷任命他们为节度使。 这些人掌管辖区内一切军政大权,不交赋税,权力还可以由子孙继承。 实际上,他们就是割据一方的军阀。 “藩”的本意是“篱笆”,直到现在还有个词叫“藩篱”。

篱笆是用来保护家园的,因此“藩”还引申为保护的意思。

从远古周王分封诸侯之时起,一大目的就是让诸侯帮助王室抵御外敌。

所以在古代,“藩”还可以用来指由朝廷分封的诸侯国。

而“镇”是唐朝的地方行政单位,因此在安史之乱之后,那些由中央朝廷任命的,独立性很强的地方军阀,就被称为“藩镇”。 当时,并非所有的藩镇都不听朝廷号令,除了原本是叛军旧部的一些藩镇外,大部分藩镇还给朝廷上交赋税,听从调遣。 因此唐朝没有在安史之乱后立刻灭亡,仍旧维持了一百多年。

但是在这一百多年里,唐朝进入了江河日下的“中晚唐”时期,再也没能恢复当年的盛世。 唐朝只有在安史之乱之前称得上强盛,安史之乱后十分衰弱,首都被反复攻陷,皇帝动不动就抱头鼠窜。

从时间点上说,安史之乱正好位于整个唐朝的中点。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唐朝总和“强盛”连在一起,其实唐朝只有一半时间是强盛的。

在中晚唐,除了藩镇割据是个大患外,还出现了另一个大问题:宦官专权。 这个很坏的先例也得算到李隆基的头上。

李隆基让节度使手握重兵后,也知道这么做不大可靠,于是派身边的宦官去军队里当监军。

宦官监军的制度从此出现了。 宦官监督地方军队,倒也不算大问题,顶多就是贪污受贿、拖将领的后腿。

但更可怕的是宦官逐渐开始控制禁军。

李隆基重用宦官高力士,给了高力士影响禁军的权力。

从这时开始,唐朝开始有宦官掌握禁军的传统。

让宦官掌握禁军,就如同让节度使掌握地方军政大权一样,都是统治者贪图方便的糊涂决定。 皇帝任用宦官,是觉得这种人从小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信得过,指挥起来省事。

但因为这种制度绕过了互相监督的官僚系统,其实是埋下了宦官造反的隐患。 安史之乱后,唐朝皇帝发现节度使不可靠,于是不断扩大禁军的规模,最终控制禁军的宦官反过来控制皇帝,甚至可以任意废立皇帝,宦官成了太上皇。

这还不是罪糟糕的。 唐朝北方农业发达,人口太多,无论是开垦土地还是造屋烧柴,都需要砍伐大量的树木。 盛唐的经济发展造成了北方黄河流域植被大规模减少,植被减少导致黄河里的泥沙增多,泥沙增多导致黄河下游水位变高。

最终唐朝末年黄河多次决口,给晚唐王朝又来了狠狠一击。

百姓被逼到了生死边缘,于是又爆发了黄巢之乱。

黄巢这个人,家里是大盐商,本来很有钱。

但是唐朝对商人有很多歧视性政策,商人地位要比普通人低一等。 黄巢要想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最好的办法是参加科举考试。 可是他考试总考不上,感觉自己的前途一片灰暗,正好又赶上百姓饥荒,于是干脆选择了造反。

因为赶对了时候,黄巢一起兵立刻有大量疾苦百姓参军,很快就形成了一支声势浩大的军队。

当时藩镇四处割据,藩镇为了自保,没人愿意出兵剿灭黄巢,因此黄巢在中国北方到处征战,两次攻陷长安,如入无人之境。 因为在过去传统的史观角度之下,凡是以饥民为主的武装大都应归为农民军,所以这场战乱又被称为“黄巢起义”。

起义这个词中有个“义”字,有“正义”的含义。 但我们以黄巢的行径来看,这场变乱离正义实在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黄巢这个人,非常残暴嗜杀。

我们知道古代中国除了路上丝绸之路外,还有海上丝绸之路,即商人从中国东南沿海出发,同东南亚、印度等地的商人做交易。

在自信开放的初唐,海上贸易也很发达,中国的沿海城市里居住着很多外国商人。 结果黄巢攻陷广州以后,大肆抢劫外商的货物,屠杀外商十几万人。

不但杀外国人,黄巢杀起中国人也毫不手软,他在很多地区搞屠城,尤其在长安杀官员、杀百姓,杀得血流成河,号称“洗城”。

从南北朝时期开始,门阀贵族的势力就在不断下降,到了武则天大兴科举的时候,门阀贵族开始逐步退出政治舞台。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门阀的影响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消除掉的。

一直到了晚唐的时候,社会上还是觉得那些门阀大家族才有身份,有范儿。 甚至宁可跟门阀贵族结婚,也不愿意跟皇室联姻。 唐文宗曾因此感叹说:我们家已经当了二百年的天子,到现在还比不上那些名门望族!而中国的门阀贵族彻底消灭是在什么时候呢?就是在黄巢作乱的时候。 黄巢攻入长安和洛阳后,大肆搜捕和屠杀官员和百姓。

把抓到的权贵成批成批地杀死,所谓“天街踏尽公卿骨”。 所以到这个时候门阀贵族是真的没了——直接被肉体消灭了。 还有更夸张的。 黄巢造反的时候,唐朝经济已经全面崩溃,无法支撑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黄巢造反又是赶在饥荒的时候,他的大军实在找不到吃的,就杀死百姓吃人肉。 为了提高杀人的效率,他准备了大量的大型石舂(用来舂米的工具),把捉来的百姓放到里面捣碎了,连骨带肉一起食用。

周围的百姓被吃光了,又派人到附近四处搜捕百姓。 黄巢虽然最终被唐军消灭,但国家经济既然已经崩溃,变乱就不会停止。 在黄巢之后,又出现了更为血腥残酷的叛军。 譬如黄巢将领秦宗权,在黄巢死后纵横四年,那时更没有粮食吃,他让士兵四处抓捕百姓,把人肉腌了作粮食。 这一系列变乱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叛军所到之如同地狱一般,人民被斩尽杀绝,经济被彻底摧毁。

洛阳原本是唐朝的东都,是可以和长安媲美的世界第一流的大都市,人口达百万。 但是到唐代末期,整个城市已经变为废墟,只留下遍地的白骨杂草,居民不到百户。

洛阳都这样了,其他地方残破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到了这个时候,唐朝政府别说控制局势,连自保也不可能。 最终,黄巢手下的降将朱温彻底灭亡了唐朝,把中国带进了五代十国。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