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一笑而过宽容大度做一个有度量的人

时间:2019-06-10 18:20 作者:admin

一笑而过宽容大度做一个有度量的人

人生有时颇感寂寞,或遇到危难之境,人之心灵,却能发了妙用,一笑置之,于是又轻松下来。 这是好的,也可看出他人之度量。

古代名人,常有这样的度量,所以成其伟大。

希腊大哲人苏格拉底娶了姗蒂柏。

她是有名的悍妇,常作河东狮吼。 传说,苏氏未娶之前,已经闻悍妇之名,然而苏氏还是娶她。 他有解嘲方法,说娶老婆有如御马,御驯马没有什么可学,娶个悍妇,于修心养性的功夫大有补助。 有一天里吵闹不休,苏氏忍无可忍,只好出门。 正到门口,老太太由屋顶倒一盆水下来,正好淋在他的头上。

苏氏说:我早晓得,雷霆之后必有甘霖。 真亏得这位哲学家雍容自若的态度。

林肯的老太婆,也是有名的,很泼辣,喜欢破口骂人。

有一天一个送报的小,十二三岁,不知道是送报太迟,或有什么过失,遭到林肯太太百般恶骂,詈不绝口。 小孩去向报馆老板哭诉,说她不该骂人过甚,以后他不肯到那家送报了。 这是一个小城,于是老板向林肯提起这小事。

林肯说:算了吧!我能忍她十多年。 这小孩子偶然挨一两顿骂,算什么这是林肯的解嘲。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林肯以后成为总统,据他小城的律师同事赫恩顿的传记,可以归功于这位太太。

赫恩顿书中说,林肯怪可怜的。

星期六半夜,大家由酒吧要回家时,独林肯一人不大愿意回家。

所以林肯那副出人头地,简练机警,应对如流的口才,全是在酒吧中学来的。 又苏格拉底也是家里不得安静看书,因此成一习惯,天天到市场去,站在街上谈空说理。 因此乃开始游行派的哲学家的风气。 他们讲学,不在书院,就在街头逢人问难驳诘。 这一派哲学家的养成,也应归功于苏妻。

关于这类的很多,尤其关于临终时的雅谑。 这种修炼功夫,常人学不来的。 苏格拉底之死,由柏拉图写来是最动人的故事。 市政府说他巧辩惑众,贻误青年子弟,赐他服毒自尽。 那夜他慷慨服毒,门人忍痛陪着,苏氏却从容阐发真理。 最后他的名言是:想起来,我欠某人一只雄鸡未还。 叫他门人送去,不可忘记。

这是他断气以前最后的。

金圣叹被判死刑,狱中发出的信,也是这一派:花生米与干同嚼,大有火腿滋味。 (大约如此)历史上从容就义的人很多,不必列举。

西班牙有一传说。 一个守礼甚谨的伯爵将死,一位朋友去看他。 伯爵已经气喘不过来,但是那位访客还是刺刺不休长谈下去。

伯爵只好忍着静听,到了最后关头,伯爵不耐烦地对来客说:对不起,求先生原谅,让我此刻断气。 他翻身朝壁,就此善终。 我尝读耶稣最后一夜对他门徒的长谈,觉得这段动人的议论,尤胜过苏氏临终之言。 而耶稣在十字架上临死之言:上帝啊,宽恕他们,因为他们所为,出于不知。 这是耶稣的伟大,出于人情所不能及。

这与他一贯的作风相同:施之者比受之者有福。 可惜我们常人能知不能行,常做不到。

春秋时期,有个自以为很有学问的人来到孔府门前,请求拜见。

孔子的学生仲由正要入内禀报,这个人抢先说道:既然孔家师门学问不浅,弟子一定也知之甚多,顺便请教一题,以便考量虚实,可否?仲由忙说:先生请讲!那人便问:请教,一年有几个季节?仲由一愣神儿,心想这算问题么?于是就顺口答道:一年有四季。 那人手捋胡须哈哈大笑道:你错了,明明一年有三季嘛!四季没错!就是三季!两人针锋相对,争得面红耳赤。 这样吧,那人提议,请教孔老夫子,如果他说是四季,我给你磕头认输;如果他说是三季,你给我磕头认输。

如何?成!两人这样定下君子协议。 孔子见外面有动静,便出门查看。 仲由马上请老夫子评判谁是谁非。 孔夫子上下打量那人曰:一年乃三季也。

学生大惊,莫非孔老师糊涂了?那人见此情况,硬让仲由叩头谢罪。 事后,仲由问孔子何以如此回答。 孔子说,那人是个蚱蜢,春天生,夏天育,秋天产子而亡。 只知年有三季,何与他谈冬?对待这种愚蠢的人,不能跟他一般见识。

你说破了天,他也是不懂,何必劳神,徒而无功?仲由连忙点头称是。 这个故事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即要有宽宏的度量,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能太较真儿。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

弥勒佛寺庙里的这副告诉人们,做人要有度量。

大度既是一种高尚的品质、可贵的境界,也是具有力量的一种表现。

一般地说,一个人度量越大,则其见识越高,涵养越好,因为他能够不被一时的矛盾所蒙蔽,不为些许的利益所束缚,看到长远,把握全局。

大度是一个人取得不可或缺的内在力量。

胸怀大度成大事,小肚鸡肠难成事,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

纵观古今中外那些能够成就大事者,又无一不具有包容天地的广阔胸怀。

西周的周厉王视不同意见为坏话,闻过则怒,到头来落了个众叛亲离被流放的可悲下场;西楚霸王项羽虽武功盖世,却因自矜功伐,奋其私智,专横跋扈,不可一世,结果自刎乌江,了结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