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剑上唯一知命侯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19:43 作者:admin

第七百四十一章 剑上唯一知命侯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寒冷夜色,月下杀局,燕九世、应千江联手而来,邪元、妖元弥漫,威势震撼。 超越实境的力量,在天地间尽数释放,古路上最大的黑手,今朝再次现世。

姬雨晴、红无泪神色凝重,即便身为王者,然而此刻亦如雨中浮萍,危在旦夕。 “无泪,退后一些,让一个丫头挡在前面,公子会感到羞愧的”话声中,一抹素衣走到了前方,神色温和道。 看到前者走出,红无泪先是一怔,旋即面露急色。

“让公子解决吧”若惜上前一步,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 姬雨晴眸子凝下,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晴姑娘,我们先退下吧”若惜看向晴王,提醒了一句,没再多言,拉着身边的无泪,朝着战局外退去。

姬雨晴稍作犹豫,片刻后,脚步一踏,退了出去。 战局中,燕九世、应千江两人没有阻止,他们很清楚,今日最大的对手便是眼前素衣的年轻人,其余三人,不足为虑。

“两位,请了”请战之语方落,素衣周围,风雪飘零,风雪中,晴日离火扇光华摇动,雪中白焰,耀眼夺目。 两人见状,没有再犹豫,身影闪过,首开战局。 第一招,天威解风云,神灵降凡尘,三人招式对碰,无尽洪流轰然荡开,骇人余波掀涛卷浪,惊世之威,瞬毁八方天地,山移地走。 晴日离火风火啸天,在漫天风雪中舞动,不动如山的素衣,根基天下无双,面对双强联手,不见丝毫支拙。

“强者”一招之后,能为各知,燕九世翻掌汇纳邪元,顿时,狂沙如狂浪,狂浪走四方,震撼之威,席卷天地风云,怒雷从天而降,加持极招之威。

邪中王者,招行狠辣,雄浑威势迎面而至,招式所过,虚空尽化黑暗。

极招至,素衣却是不闪不避,周身暗黄色光华大盛,大地有感,剧烈震动起来。

“这是,天书?”战局之外,姬雨晴神色一震,看向战局中的身影,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天书现,尘浪席卷,大地隆起,助势知命,硬挡邪元极招。

一声剧震,十方大地沉沦,燕九世退半步,体内血气一阵剧烈的翻涌。 好强的根基!两人分开的一瞬,雷光闪过,奔雷之势瞬至前方,一身妖元的应千江凝元聚力,杀招袭来。

熟悉的战法,今朝亲身面对,宁辰神色微冷,右手中白扇展开,火焰升腾,以攻制攻,迎上前者。

近身之战,杀伐逼命,照眼倾芒的冷光在风中摇曳,是快,还是快。 “速度么,奉陪”一声奉陪,宁辰左手一握,念情出鞘,下一刻,素衣首动,快意之刀,无拘无束,速度之争,知命从不输于人。

铿然交锋的华光,在夜空中不断闪现,妖元奔腾,如雷啸天关,素衣闪动,如虹破苍穹。

转瞬百招交锋,局势未分,燕九世沉声一喝,邪元凝形,一口黑色长枪出现,黑色龙气蔓延,破海断岳之势,再入战局。 铿然震荡,白扇撼龙气,另一边,念情挡奔雷,凌立虚空的素衣,一声轻喝,周身华光大盛,怦然震退两人。

惊世之能,两强震撼,古路之上,何时有了如此可怕的强者。

战局外,姬雨晴同样越发震惊,修炼不到百年,真的可以达到眼前这种程度吗?“小心了,此人已不弱于那些星域尊者”燕九世提醒了一句,踏步入空,周身黑色邪气盘绕,龙啸阵阵,邪兵龙魂,威势极尽升腾。

地面上,应千江同样汇聚一身妖元,隆隆大作的雷霆中,一口白色剑锋出现,雷霆加持,天地皆颤。 一瞬之后,两人身影同时消失,黑龙破云,雷霆纵横,再开战局。

“你们的阴谋,算计至今,就只有这些吗?”宁辰挥刀挡下剑锋,同时白扇凝极元,正面硬接邪龙之力。

四兵交接,乱流激荡,风沙走石中,双强气息更提数分,联手功法,诛杀古路第一人。 “邪龙序曲,生冥噬天”交锋许久,难占上风,燕九世强摧枪中邪元,纳龙魂归身,顿时,脸上魔纹缭绕,一身气息再度攀升。

破空而至的黑色枪光,邪元澎湃浩荡,龙啸于野,势可吞天。

搏命之招,威势强悍无匹,邪元所过,虚空消失,冰消雪融。

应千江见状,左手划过剑锋,赤色妖血洒红剑身,顷刻之间,妖元冲天,晦气蔽月。 双招并合,毁天灭地而至,却见素衣静立如神木,周身虚无的光华闪动,天书之终,首现惊世能为。 极招袭来,三尺之前轰然停滞,片刻后,迅速消融。 难以置信的一幕,超出认知,震撼在场众人。 “无之卷”战局外,姬雨晴从震惊中回过神,缓缓道,不会有错,十卷天书,生为始、神为尊、无为终,唯有无之卷,才能化消一切力量,尽归于无。

风沙消散,应千江身动,下一刻,雷霆崩腾而过,剑光瞬至,追魂夺命。

铿然一声,刀剑碰撞,宁辰看着前者手中的剑锋,眸中冷意越发清晰。

“退下”一刀震开战局,宁辰挥手收起念情与晴日离火,目光看向两人,冷声道,“试探结束,从现在开始,生死在己,各安天命”话声方落,轰隆一声,九天之上雷霆大作,下方,血雾弥漫中,一口青中带艳的剑缓缓垂落,入手刹那,剑上道道纹络蔓延而出,刺入素衣手臂。

冷漠的眼神,睥睨群峰的身姿,剑势未动,无边压力威逼众人。 战局外,姬雨晴、红无泪见状,立刻后退,远离十里。 前所未有的压迫袭来,燕九世、应千江神色微变,不敢再迟疑,身影掠出,先发制人。 “剑式,唯一”绝对的剑压,消弭眼前污秽,双强顿挫。

“呃”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虚空,在唯一之前,忽觉自己如此渺小,渺小的连生死都无法掌控。 夜下寒风,呼啸而过,怦然砸落的身影,溅起漫天尘沙,踉跄呕红的双强,一身血水泊泊流淌,浸染身下大地。 (ps:下一更晚些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