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女罪犯执行死刑现场图 记录美女囚犯死刑全程 女囚注射死刑

时间:2019-07-10 17:02 作者:admin

女罪犯执行死刑现场图 记录美女囚犯死刑全程 女囚注射死刑

6月25日上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因贩卖毒品而被判处死刑的方晓红被执行死刑。

据悉,方晓红是采用药物注射执行死刑,她成为福建省福州市中院第一个被药物注射执行死刑的女犯人。

相关图片:网传实拍的年轻美女囚犯行死刑全过程网传美国女囚死刑实录揭露注射死刑黑暗一面.9时30分,刘卫平再次查房时,方晓红很高兴地对她说,女儿六一节时照的相片太可爱了,看到女儿又长高了,她非常开心。   11时30分,刘卫平点了6个菜,送进方晓红所在的女监房,为该室的全体女犯加餐,并特意煮了碗水饺。

饭后,方晓红为狱友唱了首《同一首歌》。   15时05分,刘卫平一上班,就入监房询问方的身体状况,获悉方晓红的左脚被脚镣磨破了点皮,就拿出药膏给她涂抹上。   19时30分,用完晚餐,方晓红与十多名女狱友聚在一起看电视,随后,大家都围着方,要她唱歌,可方一直提不起劲,没办法满足大家的要求,随后,在大伙的帮助下,开始整理衣物。

  22时10分,监房内熄灯了,方晓红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

  25日6时30分,方晓红起床后,照常洗漱后,特意请同监的女狱友帮她净身,早饭时,她明显吃得少了。

25日7时45分,法官、检察官、武警人员陆续到位。

刘卫平步进监房,说:上路吧!方晓红点了点头说:我还有一包东西要拿,请你帮我带上。

这些都是方晓红与家人联系的信件以及她的遗书,还有女儿的照片。

  25日8时,刘卫平帮她解除手铐和脚镣,又带方晓红到女更衣室帮她梳理头发。

方晓红选择了一套白色的上衣和齐膝裤,她说:穿上它,我要清清白白地走。

  25日8时15分,法警要带走方,刘卫平给方晓红耳语:我只能送到这里,你走好。

方笑了一下说:谢谢!  25日8时18分,警笛响了,方晓红突然间转过身,深深地向刘卫平鞠了个躬……  倒计时·人生三十年  短暂人生路长长忏悔书  知道自己被判死刑后,方晓红每天都在抄歌词,经常唱歌给狱友听。

记者看到了她抄的两大本歌词,还有她写下的一份万言忏悔书。 忏悔书中,方晓红回忆了自己短暂的人生。

忏悔书摘录如下:  我老家在贵州的一个落后的小县城,初中没毕业,我就辍学出去打工,在一歌舞厅里认识了一个叫周某的小混混,并时常得到周某的接济。 一次,我在舞厅与别人跳舞,周某醋意大发将对方打残而被判无期徒刑。 周某入狱后,我不得不到省城自谋生路。

  16岁那年,我在贵阳认识了几个社会青年,我们彼此都很缺钱,于是合谋用放鸽子的方式骗婚。

可是,当我被同伙以5000元的价格卖给安徽省五河县一偏僻山村的张某为妻后,就再也不见同伙回来接应我。 我痛苦地熬了3年,后来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几经辗转我回到了老家。

  回家后,我与当地一名大学刚毕业的工商干部订下婚约。 然而,有一天,我探望正在服刑的周某,他说:马上跟这个大学生退婚,要不然,就不给你好下场,到广州去,做鸡也比嫁人强。

我只好忍痛与大学生解除婚约,再次离家赴浙江打工。

  1995年初,经过努力,我终于成为浙江慈溪一家夜总会的歌手。

可能是我有一点音乐的天赋,加上我的苦练,很快我就成了这家夜总会的台柱,并同时被一个姓费的款爷和一个姓周的老板包养起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的存款就从5位数攀升至6位数。

一对来自四川的贩毒夫妻盯住了我的腰包,他们就租住在我的隔壁。 1996年底,周某去了唐山发展,我惟一的依靠费某也开始有意逃避我,当时我的情绪很低落。

有一天,费某没有准时来赴约,我就大发脾气。 当晚我和这对四川夫妇喝了很多酒,见我心烦气躁的样子,他们就递上一包东西说:这妙药能包你理顺心气。 我打开一看,发现是白粉,他们就搬来毒品和毒具凑到我眼前说:整一口,没那么吓人,吸一两回是不会上瘾的。

经不住他们百般的劝说,我一赌气就接过了白粉,两口下去就差点儿把胃都给翻出来,那个女的说再抽一次才会体验快感。

为了发泄对费某的怨气,在此后几天,两夫妻天天陪我寻找吸毒的快感。

渐渐地,我就向他们开始购买毒品,仅一年时间,就整整烧掉了17.8万元。   在与周某分手后不久,为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3个月后,我又草草地与比我大2岁的叶某结了婚。 我发现帅气的叶某是个无所事事的地痞,整天除了赌博就是跳舞,我们常为钱而发生争吵,叶输掉所有的积蓄后,我就靠典当衣物过日子。 无奈之下,我就又独自来到福州的一家夜总会上班。 在这期间,一个台湾的老板发现并包养了我,仅半年时间我就又有了4万多的积蓄。

叶某获悉后,就追到福州隔三差五地向我要钱,拿不到就挥拳相向。   为了逃出叶的魔掌,我与比我大10岁的王林化名走在一起,虽然他曾经因为抢劫被判过刑,但我们还是真心相爱,并不计较各自的过去,我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最后一个男人,随后,我们俩结了婚生了个女儿。

  可是,有一天,我发现丈夫变心了,他把我和女儿都抛弃了。

我想我可以失去丈夫的爱,但不能让两岁的女儿受苦,我要让女儿有一个幸福的未来,我要拼命地为她挣钱,但钱要从哪里来得更快?我想起了那对四川夫妇,想起了毒品,想起了暴富,最终成了一个大毒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