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口述 > 情感小说 > 正文

[右岸] 守护了她十三年,后来的我们(纪实)

时间:2019-07-10 21:11 作者:admin

[右岸] 守护了她十三年,后来的我们(纪实)

  我和我亲爱的母亲大人就在那一直站着,我觉得那些检票上车的赶路人一直在看我们,我和我老妈就像两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不敢出声的站着~等到所有人都检票上车了。

  我鼓起了特别大勇气说:警察哥哥(特别违心的叫他),我们怎么了,一会车开了  警察哥哥:你们的票是从哪里买的?  我:从车站买的啊(我让我同学买的,我也不知道到底从哪里买的)  警察哥哥:你们的车票是昨天的  听他说完我没没敢多说啥,灰溜溜的拖着皮箱就走了,这时我妈乐呵呵的说:“原来是票的日子错了,我还以为怎么了”,我真的佩服我亲爱的母亲大人的乐观。

我也应和着说:“是啊,我也觉得咱们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 我们走的不算太远时,后面的警察哥哥说:“再买票别买错了,现在你们先赶紧去买明晚的票吧,不然就买不上了(这时候我觉得首都就是好啊)”。

  接下来我去排队买票,结果尴尬了,没有卧铺,只有硬座~我是要坐将近30个小时吗?我让那个售票员好好看看还有没有卧铺,哪怕一张给我妈也行啊。

  没有,没有了……  这时我想起来我现在是大学生了,我的录取通知书可以买便宜的车票啊,我就知道风雨过后就是彩云  结果又悲剧了,我把皮箱的密码忘记了,最后找车站边上修亭子的人给我把皮箱撬开了,唉,看来真的不能高兴太早。   折腾这样,我真是不想去上大学了,太远了,太费劲了。

我和我母亲大人一直在车站外做到了12点多,我们都没有任何情绪,被折腾的只想赶紧找个地方睡觉  在特别难的时候我想默默了,如果默默在,她一定不舍得我这么受罪,默默一定会特别心疼我的,于是我特别委屈的给默默打了一通电话,听到她的声音那一刻,我更委屈了(明明是我自己作的,不知道在委屈啥),我沙哑着说我想她了,默默听出了我的不对劲,一直问我怎么了  我怕她担心,就说没事,就是想你了而已  默默一直追问我,默默说:“快说,我知道你一定怎么了,我知道,你再不说我就生气了”。

  再僵持下去我怕我妈看出什么端倪,我就告诉了默默,说完,我瞬间就想哭了。

  默默在那边着急的安慰着我  我在这边说着没事没事  。